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華商名人堂專稿
激情工業家
時間:2014-04-11 04:06:19來源:華商韬略編委會
作者:蔣玮

1998年,初掌濰柴大旗的譚旭光為了給員工發放工資,從銀行貸款1000萬。彼時,濰柴動力正處于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産品積壓嚴重,1.4萬名職工6個月都沒能領到一分錢工資。

時光流轉,2004年3月11日,濰柴動力H股在香港聯交所敲響了挂牌交易的銅鑼,募集資金14億,濰柴動力成為内地首家在香港上市的發動機企業。

從命懸一線到成功上市,在短短6年時間内,譚旭光帶領濰柴動力,以令人驚異的速度實現華麗轉身。而譚旭光和濰柴動力并沒有就此止步,從2005年并購湘火炬集團、2007年實現A股上市并吸收湘火炬集團完成産業整合、到2008年重組百年發動機企業博杜安公司、再到2009年全面完成山東重工集團的重組……現在的濰柴動力,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汽車零部件企業集團,在國内15噸以上重型載重車和大型工程基建裝載車配套市場領域内,濰柴動力10升以上發動機占有率分别為80%和78%以上,而在中速發動機市場,占有率也達到了80%。同時,濰柴動力還因為動力系統、商用汽車以及汽車零部件三大産業闆塊的協同發展,成為國内唯一同時具有三大業務闆塊的集團。

對于未來,濰柴動力的願景是成為全球領先的以動力總成為核心的運輸及工程設備提供商。濰柴人在不斷地超越自身、超越行業,同時也在超越中讓世界見證了濰柴的第一速度。

濰柴動力高新産業園辦公大樓

中國動力第一品牌

在濰柴動力2008年的商務大會上,作為領導者的譚旭光氣勢磅礴地為企業的未來發展訂立了這樣的目标:“我們的目标是要做世界上最大的通用發動機生産商,到2012年實現1000億元的銷售收入。”

衆所周知,從2008年下半年開始,由美國次貸危機所引發的金融海嘯,已經以非常猛烈的态勢在全球範圍内蔓延開來。在這股浪潮的侵襲下,中國的實體經濟也受到了很大影響,最為直接的表現就是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集體受挫——内需不足、投資減少、出口下滑……包括中國在内的許多國家都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冷冬天。

在經濟普遍不景氣的情況下,譚旭光此話一出,整個會場就在震撼中陷入沉寂,但旋即,雷鳴般的掌聲便響徹全場。因為熟悉譚旭光和濰柴動力發展史的人都知道,對于這樣一位果敢的領導者,對于這樣一個善于在逆境中騰飛的企業來講,這樣的目标,并不是癡人說夢。

濰柴動力的發展史,可以追溯到1946年創建于山東省威海市的濰坊柴油機廠,當時的主要業務是從事“七九”式步槍的生産和汽船修理。1948年,企業遷至濰坊建立了大華機器廠。建國之後,1953年8月,大華機器廠收歸國家第一機械工業部第四機器工業管理局領導,并正式更名為濰坊柴油機廠,至此,這家幾乎與共和國同齡的老牌企業,便在國家的領導下,為社會主義事業的發展添磚加瓦。

1983年,在政府的積極推動下,中國重型汽車工業聯營公司成立,濰柴動力的前身——濰坊柴油機廠與杭州發動機廠、陝西齒輪廠等近20家企業被劃入聯營公司管理。1989年,中國重型汽車工業聯營公司重組為中國重汽集團,濰坊柴油機廠便成為了中國重汽集團的全資子公司。之後,随着市場經濟體制的不斷發展與深入,在經曆倒閉、上市、脫離中國重汽集團等一系列風潮之後,基礎日漸夯實的濰柴動力已經能夠以非常成熟的姿态,在應對市場浪潮沖擊的同時,實現自身的發展。

近十年來,濰柴動力在敏銳洞察并搶抓市場機遇的同時,積極推進企業在戰略、科技體系、管理機制、知識産權管理、人才隊伍建設、市場營銷服務和企業文化等方面發展與創新,實現了“超常規、跨越式”科學發展——特别是在2004年H股上市之後,濰柴動力在成為行業第一家香港H股上市的國内企業的同時,當年便實現銷售收入100億元,成為中國内燃機行業第一個年銷售收入超過百億元的大型企業。而這一年,距譚旭光執掌濰柴并将企業從生死線上拉回正常軌道,僅僅過了6年時間。

近三年,公司各項經濟指标與市場份額一直保持高位、高速增長,2008年,濰柴動力銷售收入突破500億元大關,出口創彙8億美元;2009年,銷售收入達到523億元;2010年前10個月,濰柴動力累計銷售收入730億,在國内排量8升以上重型共軌發動機市場的占有率達到60%,在重卡與裝載機領域,濰柴動力的占有率一直穩居36%和80%左右。連續5年,濰柴動力都位列中國企業500強名單,其排名也随着企業的發展逐年提高。

現在,濰柴動力以重型卡車、動力系統和汽車零部件三大業務為平台,構築起了國内最完整的包括發動機、變速器和驅動橋在内的動力系統總成産業鍊,形成了以濰坊為中心的商用車和工程機械用動力産業基地、以西安為中心的重型卡車和傳動系統産業基地、以重慶為中心的大功率船舶及工業發電設備産業基地,以及以揚州為中心的輕微型卡車動力産業基地。

2011年5月27日,在“2011年中國機械工業百強企業汽車工業三十強企業信息發布會暨機械工業發展戰略研讨會”上,濰柴動力以911億元的業績,名列中國機械工業百強企業第二位,排名比2009年度上升1位;2011年6月11日,在由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華盛頓經濟研究院和《上海經濟》雜志聯合主辦的“第十屆中國上市公司百強高峰論壇”上,其所揭曉的“2010年度中國上市公司百強榜”中,濰柴動力以優異業績榮登榜單,成為國内發動機行業唯一登榜的上市公司;2011年6月25日,在被公認為是業界标杆和旗幟的“中國上市公司高峰論壇暨金牛獎頒獎典禮”上,濰柴動力在這第13屆評選中,名列百強榜第11位……

從一個債務沉重、瀕臨破産的老國有企業,到今天國内最大效益最好的汽車零部件企業集團,以及全球10升以上發動機銷量最大的企業,所有這些獎項所代表的,是濰柴動力的深厚實力,也是社會對它的肯定與認可。而“濰柴動力”這四個字所承載的,也不僅僅是一間地方國企的過去與未來,它代表着一個産業在中國的發展,代表着中國動力第一品牌的品格和特質。

濰柴動力與德國凱傲交割儀式現場圖片

逆境起飛

現在提起濰坊,人們首先想到的除了濰坊風筝之外,肯定還有濰柴動力。如果說濰坊風筝的名揚海外是中國深厚文化發展的必然趨勢的話,那麼,濰柴動力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口碑與成就,則是以譚旭光為代表的濰柴人在不懈的抗争與努力中對曆史的重新改寫。因為當時代将譚旭光這一代人推到國企改革與社會發展的最前線時,他們并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身處風浪的他們,原本就是逆境中的開拓者。

對于濰柴,譚旭光有着非常深厚的情誼。與很多幾代人都為濰柴做貢獻的普通濰坊家庭一樣,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譚旭光的父親就成為了濰坊柴油機廠的工人。循着這樣的軌迹,譚旭光16歲時也進入濰坊柴油機廠,成了一名基層員工。

之後,從這個最為普通的崗位開始,譚旭光憑着自己的不懈努力,曆任外貿處副處長、廠長助理、副廠長等職。1990年,29歲的譚旭光被派往印度尼西亞從事進出口業務。在譚旭光履職之前,濰柴每年銷往印尼的柴油機隻有六七台,但骨子裡就有股倔勁兒的譚旭光上任之後,硬是頂着大太陽對印尼一萬多個島嶼進行了細緻研究,在對市場有了充分把控的基礎上,當年便實現銷售360台。

可以說,濰坊柴油機廠也曾經輝煌一時。但随着改革浪潮的不斷沖擊,濰柴在體制和管理方式等方面的弊端也越來越明顯,欠稅、欠債、産品積壓……這間老牌國企的腳步已經越來越遲緩,到1998年,甚至已經瀕臨倒閉的邊緣。正當譚旭光考慮是否要離開濰柴重新選擇職業方向的時候,他突然接到了出任濰柴廠廠長的任命狀。

“領導找我談話,希望我能接手濰柴。我最後覺得應該接,我們都不希望眼看自己所在的企業破産關門。”因為這樣的情感,譚旭光毅然決定一肩扛下這個爛攤子,這一年,他37歲。

說當時的濰柴是個爛攤子,一點都不為過。1998年的濰柴,已經是一家産品積壓嚴重,負債3億多元,實際虧損3億多元的貧困國企,全廠13600名職工,已經6個月沒發過工資,譚旭光任職第一天,賬面上隻有8萬塊錢。“1998年是濰柴最困難的時期,也是我個人最困難的時期。”譚旭光在後來的回憶中說。

譚旭光生在濰柴,長在濰柴,他對于濰柴的感情比常人更為熱烈,同時,也更能夠比局外人準确觸摸濰柴的命脈。因此,上任之後,他的第一個舉措就是盡快重塑信心,啟動生産。

譚旭光近照

恢複生産需要大量資金,面對資金缺口,譚旭光沒有向上級單位或是地方政府求助,而是向當地的金融機構提出貸款要求。銀行行長不見他,他就在銀行門口、到對方的家門口去等,口舌費盡終于用誠意打動銀行,貸了1000萬元,給職工補發了兩個月工資。

生産恢複之後,譚旭光又開始了下一步,也是更為艱難的舉措——人事改革。譚旭光上任之後發現,濰柴雖然有1.3萬名員工,但真正奉獻于生産一線的,卻隻有3000人,而科級以上幹部,卻有700多人,存在着嚴重的人浮于事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下,減員增效成為必然的選擇。

對于這樣的老國企,人事改革必然會引起更為劇烈的波瀾,改革者也需要面對很大的壓力與不滿。針對這樣的情況,譚旭光沒有退縮,他沒有采用國企改革普遍盛行的大批員工下崗、分流的做法,而是創新性地在剝離非主營業務的同時,實行帶薪分配,用譚旭光的話說就是“讓最合适的人幹最合适的事,拿最合适的薪水。”同時,為保證員工的利益,濰柴還與獨立出去的十幾家配套企業簽訂了五年内不得解雇舊有員工的協議。經過如此合理且人性化的人事改革,濰柴砍掉了13個管理部室、取消或合并掉3000多個崗位、免去349名科級以上幹部的職務、對400多名管理人員進行分流,重新安置1700餘名富餘人員。

成功進行人事改革之後,濰柴動力在體制上變得更加輕捷有活力,因此,市場方面的改革就變得更為順暢了。

譚旭光上任時,濰柴雖然還有一定的知名度,但因為産能達不到設計能力,産品已經沒有市場。因此,當國家在1998年開始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時,市場嗅覺一向敏銳的譚旭光便為濰柴動力找到了新的方向。他認為,國内各大城市在加快基礎設施建設的時候,肯定需要大量工程機械,因此,在經過一系列市場調研之後,濰柴決定将産品由單一地為汽車配套,向工程機械配套市場轉移。2000年7月,在濰柴與原國家機械工程局聯合舉辦的“現代動力與工程機械協調發展研讨會”上,譚旭光宣布将斯太爾發動機定位為工程機械動力換代産品。

其後的事實證明,這次的戰略轉移是非常及時且有效的。經過一系列艱苦的市場開拓,斯太爾發動機靠着質量穩定、功率高等特點,當年就為濰柴在全國市場内取得了30%的份額,工程機械行業也因此将濰柴的這次變革稱為“動力升級換代的一次革命。”

有了這樣的開門紅,循着“産品專業化、市場多元化”思路,從2004年開始,濰柴又将發動機産品擴展到客車市場,将達到歐II标準的發動機裝配到了宇通、金龍等高檔大客車上。這一年,濰柴在全國重型汽車發動機市場、工程機械裝載機發動機市場以及船用發動機市場的占有率分别高于65%、70%、80%以上。

有了正确的戰略指導,在全體濰柴人的共同努力下,濰柴在擺脫危機的基礎上,以令人驚訝的30%以上的增長速度持續向前發展——2000年12月30日,譚旭光在全廠有線電視會議中向所有職工宣布,濰柴已經償清所有債務,這一年,距離譚旭光在困境中接手濰柴隻過了兩年時間;2002年,濰柴實現銷售收入28億元,比上年增長68.6%;2003年,濰柴銷售收入高達52.1億元,再創曆史新高。可以說,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譚旭光已經帶領濰柴人走出發展的泥淖,大踏步進入發展的快車道。

濰柴重機大機工廠

濰柴鑄造工業園

現代化命題

在社會的不斷前進過程中,市場機制在社會生産和生活方面所占的比重越來越大,在以“優勝劣汰”為準則的全新市場環境下,國有企業的領導者通常都要擔負起這樣兩個使命:一是讓企業活着;二是轉變陳舊體制,建立現代企業制度,讓企業活得更好。

對于大多數企業家來說,在如此嚴酷的市場條件下,完成第一個任務已實屬不易。但在完成第一個任務之後,有着極強資本把控力的譚旭光,便以更為深遠的國際化視野,朝着第二個目标進發了。

上任之後,在謀發展的同時,譚旭光也帶領濰柴以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為目标,積極推行産權制度改革,2002年,譚旭光聯合境内外投資者建立了符合現代企業制度的濰柴動力股份有限公司。随着生産能力和公司規模的不斷提高,2004年3月11日,濰柴動力H股在香港聯交所主闆發行上市,募集資金14.2億元,成為内地第一家在香港主闆上市的發動機企業。

譚旭光認為,未來的競争已不再是點對點的競争,而是一種鍊條對鍊條的立體式競争,因此,要想在競争中占據主導,就必須改變把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的現狀,盡可能實現産業鍊的閉環整合。

有了這樣的清醒認識之後,譚旭光很快又發現并抓住了機會。

2004年歲末,盛極一時的德隆系即将土崩瓦解,成立于1961年的湘火炬汽車集團被出售。當時,湘火炬集團控股的陝西重汽15噸以上重卡的銷量一直在中國排行第二,而法士特不僅在中國齒輪行業排名第一,其重型變速器産量已經躍居世界第一。控制湘火炬的人,就意味着控制了中國盈利能力最高的重卡整車及零部件資産,因此,這次并購,也被人們譽為是繼政府行政主導(2000年)、德隆系資本操盤(2002年)之後,中國重型卡車産業格局的第三次變革。在這樣的關鍵時刻,很多早有準備的企業巨頭紛紛加入這場戰鬥,其中就包括正昂首向前挺進的濰柴動力。

2005年8月8日,譚旭光和濰柴動力經過艱苦努力,擊敗萬向、西飛國際、上海電氣集團、宇通客車以及中國重汽等競争對手,以10.2338億的價格,拿下了幾乎和自己一樣大的湘火炬的28.12%的股權,成為第一大股東。在當時來看,10億元的價格其實是超出實際市場價格的,譚旭光也因此被人們戲谑地稱為“譚大膽”。但從長遠戰略發展來看,譚旭光當年的這一舉措其實是極富前瞻性的。并購之時,中國重卡行業正處于發展的最低潮,并購完成後,該産業全面複蘇,成為汽車行業中最好的一個子行業。“現在40億都買不到!”除了價值上的巨大升值空間,更為重要的是,因為這次的成功收購,濰柴動力基本形成了動力總成、整車和零部件三大業務為一體的黃金産業鍊條,為企業日後的繼續騰飛奠定了更為堅實的基礎。

譚旭光近照

這是譚旭光和濰柴動力在資本市場最為關鍵的一次嘗試,有了這樣的開門紅,他們在資本市場就更加地遊刃有餘了。

2006年8月,濰柴動力戰略重組已經被ST(英文Special Treatment的縮寫,意為“特别處理”,該政策針對的對象是出現财務狀況或其他狀況異常的上市公司股票)的上市公司山東巨力。2007年4月30日,濰柴動力又創造性地以濰柴動力H股吸收合并湘火炬A股,正式回歸A股市場。作為首例實施“H to A”的資本運作案例,濰柴動力的這次成功嘗試不僅解決了湘火炬的股改問題,還簡化了股權結構,使得濰柴動力能夠直接控股陝西重汽、法士特等原湘火炬旗下的核心資産。

為提升山東裝備制造業的競争優勢,2009年6月18日,山東省委省政府決定由濰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山東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和山東省汽車工業集團有限公司3家國有企業,組建山東重工集團有限公司。政府選擇濰柴動力為基礎作調整,這樣,譚旭光便一躍成為這家橫跨汽車、工程機械兩大行業的集團老總,扛起了做大做強山東省裝備制造業、促使山東裝備制造業在更高層次上參與國際競争與合作的曆史使命。

這一次,譚旭光仍舊不負衆望。2010年,山東重工集團實現銷售收入1060億元,同比增長72%;實現利稅150億元,同比增長92%;利潤105億元,同比增長90%。在這樣的成績背後,濰柴動力所作出的貢獻有目共睹,2010年,濰柴動力産銷各類發動機76萬台,其中10升、12升高速大功率發動機産銷58萬台,從根本上鞏固了全球最大的高速大功率發動機供應商地位,而其全年銷售收入也突破了900億元,同比增幅74%。

在不斷的改革與重組中構建現代化企業體系的同時,濰柴動力也順應時代發展,将目光投向了更為廣闊的國際市場。

其實,早在2004年H股上市之時,當時還是中國重汽集團地方國有配套企業的濰柴動力,之所以會在重重阻礙下選擇管理更為嚴明,對上市公司要求也更高的香港,是因為譚旭光和濰柴動力的目标并不僅僅是融資,而是通過國際化程度更高的香港市場,在以高要求進一步規範自身的同時,為未來發展打造一個更為國際化的發展舞台。

而在行業内以實力打出響亮知名度之後,濰柴動力便正式将觸角伸向了海外。2009年1月,濰柴動力成功收購了擁有百年曆史的法國博杜安發動機公司,填補了企業16升以上高速發動機空白,為全面進入遊艇和工業發電設備配套市場打下了堅實基礎。2010年3月25日,濰柴動力在新加坡注冊的濰柴·博杜安(新加坡)公司正式挂牌成立,标志着濰柴動力朝着建立全球品牌的國際化目标又邁出了重要一步。

2012年3月,濰柴動力發布中國首款缸内直噴天然氣發動機,譚旭光(右三)出席發布儀式

無法複制的核心競争力

從1998年瀕臨破産的企業,到如今的中國動力第一品牌,譚旭光和濰柴動力用短短十多年時間,在适應全新市場環境的同時,也在行業内締造起了他人無法比拟的強大競争力,而構成這種競争力的最關鍵因素,便是在技術方面的不斷創新以及對于品牌的打造。

“如果中國的企業總是跟在人家的屁股後面,雖然也能依靠制造成本優勢占據市場,卻不能引領市場,不能成為市場的主導,這是中國制造業的軟肋。”作為一位對企業和國家發展都心懷責任的企業家,譚旭光一直都堅定地認為,“中國制造”如果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就隻能靠最艱苦也最為廉價的勞動,來賺取最微薄的利潤,這樣,中國就隻能長期依附于其他國家,成為其他國家的代工廠,無法把握自己的話語權。因此,帶着這樣的理念,譚旭光從執掌濰柴的那一刻起,便将技術創新放在了與企業發展同等重要的地位之上,後來支持濰柴動力保持令人驚訝的高發展速度的,便也是濰柴處于行業領先地位的強大研發能力與工程開發體系建設能力。

“濰柴動力自主品牌的實現,經曆了斯太爾、濰柴斯太爾到濰柴動力,從借牌、合牌再到獨立創牌的轉變。”譚旭光說。2005年4月13日,由濰柴動力設計制造的中國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識産權并達到歐III排放标準的10升、12升大功率發動機研制成功。這台被命名為“藍擎”的歐III發動機,在噪音、油耗、環保等方面,均達到了國際領先水平。藍擎發動機的誕生,可以說是我國發動機行業的一次技術革命,标志着濰柴動力已經真正掌握了歐III發動機的最核心技術,使得中國發動機制造業在自主創新、自主研發道路上,第一次實現與世界先進科技同步。

2007年,濰柴動力又自主研制成功了國内首台達到國IV排放标準的發動機,并成功配置重型卡車,再次書寫了中國裝備制造業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的新輝煌。

十一五以來,濰柴動力累計開發新産品37項,先後在國内率先成功研發了滿足國III、國IV和國V排放标準的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産權的大功率高速柴油機;開發專項配套産品1710種,主要技術指标實現了與國際接軌。

在緻力于自主研發的同時,譚旭光領導下的濰柴動力還積極構建戰略聯盟,先後與北汽福田、中國一汽等中國最具影響力和競争力的重卡生産企業建立聯系,以實力和品質,成為這些整車企業首選的發動機供應商。

濰柴動力在産品開發和自主創新方面的成績,源自于不懈的創造精神以及在技術研發方面的大手筆投入。1999年以來,濰柴動力直接投入科技研發方面的資金已達30億元,硬件和軟件上的比例基本達到了1:1。目前,濰柴動力母公司擁有800多名專門從事整車、動力總成和零部件研發工作的專業技術人員,還建立了現代化的“國家級技術中心”以及國内一流水平的産品試驗室。同時,為确保企業的技術水平始終處于世界前沿,濰柴動力還設置了專門的“博士後工作站”,并在法國、奧地利、美國、濰坊、上海、重慶、杭州、西安等地區建立了研發中心。依托全球領先的研發平台,濰柴動力的多個項目被列入國家“863計劃”,同時還獲得了385項産品和技術授權專利。

2011年1月18日,在中央電視台舉行的“2010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頒獎典禮中,譚旭光登上領獎台,從财政部副部長廖曉軍手裡接過了獎杯。中央電視台給他的獲獎理由是:“5年前,他駕駛着濰柴動力穿越百億大關;3年前,他整合了黃金産業鍊進軍資本市場;今天,他開着山東重工橫跨汽車與工程機械,以動力深情騰飛千億規模”。這是譚旭光第二次登上這個領獎台,在2005年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評選中,譚旭光就曾問鼎這個中國經濟最高的人物類獎項。而在中國改革開放的第33個年頭裡,在“十一五”與“十二五”交替之際,再次登上領獎台的譚旭光和濰柴動力,所代表的無疑是中國企業現代化過程中的佼佼者,是中國經濟的驕傲。

責任編輯:遲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