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要聞資訊
2014年濰柴動力站在千億起點上改革再出發
時間:2014-04-11 06:13:03來源:國資委網站
作者:華商韬略綜合整理

以文化人:激情文化孕育創新型團隊

如果一家企業獲得成功,必歸因其獨到的創新,即産品創新或機制革新;若走向衰落,則歸咎其創新不足。有人總結說,創新的實質就是消滅自己,但是如果你不消滅自己就會被對手消滅。也許沒有幾家企業能做到自我否定。逐漸熟練應戰市場的濰柴人,對此有深刻認識,也正因如此,在新舊的博弈中,濰柴人更多是主動、未雨綢缪地自我革新,主動參與競争,享受市場沖浪的速度與激情。

創新是濰柴人最醒目的标簽。在短短的十幾年時間裡,濰柴從工廠制到公司制,進而發展到集團化;從單一發動機産品到整車整機領域,直至占據全産業鍊優勢;從偏居一隅到遊走海外,創新在其間舉足輕重。

對于企業而言,最大的危機不是來自于外部的市場變化或競争對手的強大,而是内部組織僵化産生的内耗、懈怠和停滞。因此,保持創新、激勵進步,是企業永續發展的關鍵所在。在實際的經營管理中,濰柴将創新貫穿到每一個崗位、每一個員工身上。濰柴獨創的全員創新績效考核制度,将員工薪酬收入與崗位的創新改善緊密結合,以利益倒逼創新,讓創新意識在員工大腦裡紮根、固化、生長。經過幾年的探索,全員創新在釋放生産力、完善制度缺失、優化管理流程等方面,發揮了不容忽視的作用。

如果說,以制度激發員工創新是濰柴最立竿見影的舉措,那麼以文化人,用濰柴特有的激情文化孕育創新型團隊,則起到了基礎性、長期性的作用。

激情文化對濰柴人來說,不僅是挂在嘴邊的空話,而是沁入血液、深入骨髓的文化氣質。濰柴三高試驗隊的故事,就生動折射了這樣的文化基因。

濰柴三高試驗隊的隊員,每年都要奔波在高寒、高原、高溫地區,曆經千難萬險,完成高溫、高原和高寒試驗,以保證整車發動機動力性、經濟性、冷熱啟動、駕駛性和安全等各方面的指标。多年來,這支由年輕的80後技術人員組成的隊伍,跋涉在零下40攝氏度的黑龍江黑河地區、氣溫高達50攝氏度的新疆吐魯番,以及最低氣溫達零下20攝氏度、海拔4700米的青藏高原地區,奉獻了豐富的試驗成果:編制了一系列國内領先的柴油機試驗規範,包括《柴油機高原地區适應性試驗》、《柴油機寒冷地區适應性試驗》、《電控柴油機炎熱地區适應性試驗》等;完成各類試驗70餘種,形成各類試驗報告237份,生産數據2000餘種,積累搜集的試驗數據數萬個,形成了濰柴強大的整車試驗數據庫。

激情文化造就了一支銳意進取、勇于超越的創新團隊。這支團隊能人濟濟、星光熠熠,有經驗豐富的資深專家、留學歸國的年輕博士、充滿朝氣的大學生、一專多能的通用型技術工人……據統計,目前僅在發動機闆塊,濰柴集團就擁有高層次人才50多人,其中外籍高層次人才14人,國内高層次人才10人;博士23人;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者11人、國家級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千人計劃”4人。

得益于一支富有激情、執着創新的員工團隊,濰柴在産品和技術領域屢屢創新,在業界率先扛起自主創新的大旗:先後主持和參與了10餘項國家級科技創新項目;在行業内最先成功研發了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藍擎”發動機、國内首款高壓共軌電控系統、缸内直噴天然氣發動機;先後獲得“全國自主創新示範企業”“國家創新型企業”“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等榮譽。

激情和創新,歸根結底是對事業的那份責任心和危機感。濰柴高管層對危機十分敏感,正因為常常居安思危,才會保持着警惕,不斷自我創新。2013年,濰柴掌舵者譚旭光在幹部會議上發出“狼真的來了”的警示。他告誡領導團隊,在行業增速放緩、主機廠紛紛涉足發動機業務、國際巨頭兇猛來襲的背景下,濰柴隻有向全球客戶提供最具成本競争力、最具技術競争力、最具品質競争力的産品及其整體解決方案,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才能在競争中免于被淘汰的境地。

恐懼造就卓越,濰柴人的腎上腺素沒有一刻平靜過,總處在應激狀态,而沒有安全感正是内心得以強大的保障。在危機中學會創新,在責任中孕育激情,濰柴獨有的文化涵養了一代代勇于擔當、敢為天下先的濰柴人,為濰柴推進改革增添了源源動力,也為濰柴打造百年基業的夢想之路夯實了思想基礎。

無論是對制度的大刀闊斧、産業鍊的精妙整合,還是對資本的靈活驅動、激情文化的無比推崇,無不顯示了濰柴人勇于嘗試的魄力、胸有成竹的氣度和高瞻遠矚的策略。在風雲莫測的市場競争中,濰柴人從不瞻前顧後、畏葸不前,因為在濰柴的體制土壤裡,無處不活躍着改革的因子。這些活躍的因子正推動者濰柴的改革事業不斷向深層次、多領域進發。

如果說2014年是濰柴史上繼1998年之後的第二個改革元年,那麼在未來的日子,濰柴将會有什麼樣的變化。基于濰柴過去十幾年良好的改革表現,我們可以大膽預見經曆此次改革後的濰柴:管理團隊更富有改革精神,企業持續創新,體制機制充滿市場活力……

如果一家企業獲得成功,必歸因其獨到的創新,即産品創新或機制革新;若走向衰落,則歸咎其創新不足。有人總結說,創新的實質就是消滅自己,但是如果你不消滅自己就會被對手消滅。也許沒有幾家企業能做到自我否定。逐漸熟練應戰市場的濰柴人,對此有深刻認識,也正因如此,在新舊的博弈中,濰柴人更多是主動、未雨綢缪地自我革新,主動參與競争,享受市場沖浪的速度與激情。

創新是濰柴人最醒目的标簽。在短短的十幾年時間裡,濰柴從工廠制到公司制,進而發展到集團化;從單一發動機産品到整車整機領域,直至占據全産業鍊優勢;從偏居一隅到遊走海外,創新在其間舉足輕重。

對于企業而言,最大的危機不是來自于外部的市場變化或競争對手的強大,而是内部組織僵化産生的内耗、懈怠和停滞。因此,保持創新、激勵進步,是企業永續發展的關鍵所在。在實際的經營管理中,濰柴将創新貫穿到每一個崗位、每一個員工身上。濰柴獨創的全員創新績效考核制度,将員工薪酬收入與崗位的創新改善緊密結合,以利益倒逼創新,讓創新意識在員工大腦裡紮根、固化、生長。經過幾年的探索,全員創新在釋放生産力、完善制度缺失、優化管理流程等方面,發揮了不容忽視的作用。

如果說,以制度激發員工創新是濰柴最立竿見影的舉措,那麼以文化人,用濰柴特有的激情文化孕育創新型團隊,則起到了基礎性、長期性的作用。

激情文化對濰柴人來說,不僅是挂在嘴邊的空話,而是沁入血液、深入骨髓的文化氣質。濰柴三高試驗隊的故事,就生動折射了這樣的文化基因。

濰柴三高試驗隊的隊員,每年都要奔波在高寒、高原、高溫地區,曆經千難萬險,完成高溫、高原和高寒試驗,以保證整車發動機動力性、經濟性、冷熱啟動、駕駛性和安全等各方面的指标。多年來,這支由年輕的80後技術人員組成的隊伍,跋涉在零下40攝氏度的黑龍江黑河地區、氣溫高達50攝氏度的新疆吐魯番,以及最低氣溫達零下20攝氏度、海拔4700米的青藏高原地區,奉獻了豐富的試驗成果:編制了一系列國内領先的柴油機試驗規範,包括《柴油機高原地區适應性試驗》、《柴油機寒冷地區适應性試驗》、《電控柴油機炎熱地區适應性試驗》等;完成各類試驗70餘種,形成各類試驗報告237份,生産數據2000餘種,積累搜集的試驗數據數萬個,形成了濰柴強大的整車試驗數據庫。

激情文化造就了一支銳意進取、勇于超越的創新團隊。這支團隊能人濟濟、星光熠熠,有經驗豐富的資深專家、留學歸國的年輕博士、充滿朝氣的大學生、一專多能的通用型技術工人……據統計,目前僅在發動機闆塊,濰柴集團就擁有高層次人才50多人,其中外籍高層次人才14人,國内高層次人才10人;博士23人;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者11人、國家級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千人計劃”4人。

得益于一支富有激情、執着創新的員工團隊,濰柴在産品和技術領域屢屢創新,在業界率先扛起自主創新的大旗:先後主持和參與了10餘項國家級科技創新項目;在行業内最先成功研發了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藍擎”發動機、國内首款高壓共軌電控系統、缸内直噴天然氣發動機;先後獲得“全國自主創新示範企業”“國家創新型企業”“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等榮譽。

激情和創新,歸根結底是對事業的那份責任心和危機感。濰柴高管層對危機十分敏感,正因為常常居安思危,才會保持着警惕,不斷自我創新。2013年,濰柴掌舵者譚旭光在幹部會議上發出“狼真的來了”的警示。他告誡領導團隊,在行業增速放緩、主機廠紛紛涉足發動機業務、國際巨頭兇猛來襲的背景下,濰柴隻有向全球客戶提供最具成本競争力、最具技術競争力、最具品質競争力的産品及其整體解決方案,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才能在競争中免于被淘汰的境地。

恐懼造就卓越,濰柴人的腎上腺素沒有一刻平靜過,總處在應激狀态,而沒有安全感正是内心得以強大的保障。在危機中學會創新,在責任中孕育激情,濰柴獨有的文化涵養了一代代勇于擔當、敢為天下先的濰柴人,為濰柴推進改革增添了源源動力,也為濰柴打造百年基業的夢想之路夯實了思想基礎。

無論是對制度的大刀闊斧、産業鍊的精妙整合,還是對資本的靈活驅動、激情文化的無比推崇,無不顯示了濰柴人勇于嘗試的魄力、胸有成竹的氣度和高瞻遠矚的策略。在風雲莫測的市場競争中,濰柴人從不瞻前顧後、畏葸不前,因為在濰柴的體制土壤裡,無處不活躍着改革的因子。這些活躍的因子正推動者濰柴的改革事業不斷向深層次、多領域進發。

如果說2014年是濰柴史上繼1998年之後的第二個改革元年,那麼在未來的日子,濰柴将會有什麼樣的變化。基于濰柴過去十幾年良好的改革表現,我們可以大膽預見經曆此次改革後的濰柴:管理團隊更富有改革精神,企業持續創新,體制機制充滿市場活力……